来信内容
来信标题 刘钰来信
来信时间 2013/10/20 23:44:22
来信内容  83岁精简老职工恳求姚厅长尽快解决问题
陕西省商务厅党组、尊敬的姚厅长、贾副厅长:
我是畜产公司综合厂精减老职工刘钰,83岁,关于我的连续工龄和精简生活补助费问题,我反映不下200余次,先后去单位和商务厅4次,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开展的今天,现将有关情况再次反映如下,恳求尽快解决:
一、关于我生活补助费情况的来龙去脉:
我是1963年初由西安软皮厂精减回农村后就和单位失去联系。陕西省畜产品综合厂政工股1983年8月23日发通知按照陕劳人险发(1983)65号文件《关于对六十年代初精减退职老职工遗留问题处理的通知》办理有关事项,陕西省畜产品综合厂1984年7月22日发通知告知“生活补助费已办好,因我厂近几年亏损严重,经厂党委研究决定:不论工龄长短,一律每人每月发20元,从1984年7月开始发放。以后我厂扭亏为盈时,再研究发给金额的问题。请你们体谅我厂实际困难。”在多年无联系的情况寄来通知我完全理解单位当时困难。也看出当时的工作作风是认真细致的。由此可以推断档案在单位,要不多年没有联系,单位怎么会来信呢?从1995年12月23日收到皮制品厂邮寄的229.50元后十多年没有邮寄,期间到小白杨找过周根虎厂长和贠文选,说单位改制叫等待。后来去西安经多方寻找,才找到宗厂长,开始也说没钱,态度很不好,多次找宗厂长无果的情况下,后来打听到属商务厅管理,就给李雪梅厅长写信反映了此事,没有想到李雪梅厅长把信原原本本转给宗立荣,有次找宗厂长他拿出我写给李雪梅厅长的信说:“你不是告状吗?你就是找省政府,找到北京,我不同意你也办不成。”那封信在宗立荣哪里,我请各位领导看看那封信,你们就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了!这也是生活补助费被宗厂长长期拖欠克扣和工龄问题久拖不办的症结所在。我与宗厂长无冤无仇,这不是作风问题是什么?有次在他办公室看到生活费发放表有人180元,我才50多元。因为我清楚那个时候在厂子我的工资是比较高的,感觉差距太大,找宗厂长要看陕西省的有关文件,问发放依据,宗厂长从来不让看有关文件和单位的规定,只是凭他嘴说,一会说是厅里决定,一会是依据原来规定,一会又说没有钱,总是以各种借口敷衍。宗厂长单位规定也保密。后来我的生活补助费成了去西安领取,宗厂长自己算好,财务人员把钱拿到他办公室,我打领条。我去一趟西安就等于花掉我半年的生活补助费!文件规定是按月发放,为什么我要去西安领?我的花费谁负责?2013年2月1日打卡3559.50元,银行扣手续费17.5元。为什么给我邮寄生活补助费银行手续费要从我生活补助费中扣?这是哪里的政策?太过分了!在2013年3月1日协调会上,宗厂长又说2012年多给了1000多元,要在2013年扣。这个当时参加会的人都知道,是不是这个情况,刘元辉处长最清楚。就宗立荣这样的人能给老百姓办事吗?如果我是他的父亲,他会这样吗?他老了有人这样对待他,他是什么心情?
二、 关于生活补助费的有关问题:
近二十年未发生活补助费,2011年5月我由于腿摔断在西安红十字医院住院,也多次找宗厂长要生活补助费,5月23日宗厂长和周根虎来医院说给我13年又2月每月按20元发放,2009年至2010年两年每月按57元,共计4528元,打了领条。2012年6月29日,在他办公室他亲自算补发2009年至2010年每月83元;2011年每月140元,共计3672元,打了领条。2012年全年生活补助费未发一分钱,给何处长、宗厂长打电话、发信息,何处长说告诉个卡号打生活补助费,2013年1月31日宗厂长说打卡2012年下半年生活补助费,每月140元,共计840元。2013年2月1日打卡3559.50元,银行扣手续费17.5元。2013年2月28日周根虎、马女士在场,宗厂长给说:“840元是2010年下半年的,3559.50元是补1984年7月至2012年底的所有拖欠生活费,彻底算清了。”在2013年3月1日协调会上,宗厂长又说多给了1000多元,要在2013年扣。
从以上可以看出,生活补助费的发放没有按照陕西省有关文件执行。陕劳人险发(1983)65号文件生活补助费资金由单位筹集发放,如果说单位1983年有困难,我完全理解,从2005年起,陕劳社发[2005](66)号、陕劳发[2008]41号、陕人社发[2010]151号、陕人社发[2011]181号文件都对发放生活补助费的重要意义和标准、资金筹集和发放办法做了明确规定,单位还按内部规定发精减职工生活费我想不应该,单位再困难也不缺精减职工生活补助费那点钱!况且钱又不是很多,我有以下问题:
1、给我一直发那么低生活补助费是不是商务厅决定?宗厂长口口声声给我念单位决定,片言只语,都是他嘴说,为什么不让看单位文件?一会低发,后面又补,把我搞的糊里糊涂,他自己也未必明白。
2、按照陕劳人险发(1983)65号文件从1983年8月起弥补清算,刘元辉处长已经叫人事部门按照文件规定把有关拖欠的生活补助费算出来了,而有关人员提出要我签协议承认按照以前工龄算,不签就不发,我认为这个做法极其错误的!  
3、2012年12月28日来宗厂长、何处长等3人来我家,年
底按道理应该给我带精简生活补助费来,可一分钱没有给,他们来给我做工作,当时何处长说把村长叫来,是他们一起的另外那个人说不用了,在协调会上说:“他们说是我说的不叫村长。他们说到我的连续工龄,他们说八年和六年是一样的待遇,工龄要通过法律,我说那么费事就算了。他们写了东西叫我签名按印。把他们那次写的东西拿出来看看呀!我强烈要求将他们写的我签名的原件作废!因为这是一个不合规定的东西,程序和做法都是错误的!内容也是错误的!我虽80多岁,我能不知道我的历史吗?我还没有糊涂到哪个地步,既然他们是给我宣讲政策,应该实事求是,不应该采取片面糊弄的方法。那个东西在以后肯定会产生不良后果!工龄是历史,要尊重历史,单位要做调查应该由人事和纪检部门参加客观公正、实事求是;他们写好,叫我签名,我83岁又不懂政策规定,又没有其他见证人,明显是在欺哄敷衍我老汉,制造新问题,使问题更加复杂化。
三、关于工龄问题:我认为有两个方面:一是我积极协助配合单位寻找提供历史资料,包括原单位1983、1984年的两个通知,会员证等都是我提供,我尽到了责任。二是个人档案,这是认定工龄的根据,我认为陕西省畜产品综合厂政工股1983年8月给我来信提出办理精简生活补助费的事情,二十多年没有联系,来信说明档案在单位!个人档案管理各位领导应该最清楚,有着严格规定!作为机要长期保存,转移转交应该有存根。精简职工是一批人,他们的档案应该有着落,不会都找不见吧!如果单位说找不到,单位应该承担责任,研究解决办法,不能不讲理把责任推给个人,我请求商务厅党组、领导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给予研究妥善解决为盼。这个事情的解决关键要商务厅领导重视,研究解决!基层单位没有办法解决!我期待尽快解决!
  谢谢领导!

陕西省商务厅畜产公司综合厂精减老职工 刘 钰
       2013年10月20日




附有关文件:
《中央精简小组办公室关于工龄计算问题的复函》(1962年8月8日):解放前在私营商店工作的职工,解放后仍在该店当职工,一九五六年该店转为公私合营,后由组织调到国家机关工
作......。其解放前后在企业里工作的本企业工龄与调到国家机关工作的工作年限合并计算。





回复信息
办理状态 已办结
回复时间 2013/10/24 14:59:59
回 复 人 管理员
回复内容 您好!您的问题已转交商务厅相关部门。
得分:
共有81人评分 我要评分: